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收藏本站
查看: 32|回复: 0

[每日签到] 给昨天留一些温暖

[复制链接]

该用户从未签到

发表于 2017-10-10 17:37:1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给昨天留一些温暖

  一个笑容,一份牵挂,一句安慰,无一不是一种温暖。有了温暖,生活的天空更明媚,更晴朗。在这过程中,彼此温暖,相互寄托,相互依存,才是我们给予昨天的答案。当岁月远去,依旧伫立彼岸的我们,还记得住什么呢?

  时常一个人暗自发呆,静静地审视那些,被世人冷落的风景。它们的美丽是那么安静,犹如一潭清水,不受世间任何俗物的惊扰。想到这里,站在它们面前的我,心里油然生出一种自卑感。这种自卑不是看轻自己,而是自我的一种反省。我从不曾为谁许下过承诺,而此刻,我却愿意出卖自己的灵魂,甘心情愿为它们做牛做吗。对此,我找不出一个恰当且合乎逻辑的理由,我唯一能肯定的是,我亏欠了它们一个昨天。

  昨天,我已经忘了,我也不知道那是谁的昨天?在我的记忆里,我只记得昨天的我坐在一间空旷的教室里,缥缈的朗朗书声整齐干净,而我,闭口凝目,似乎是在思索,又像是在忏悔。或许,我是在沉睡,不愿醒来。可那些书声如溪水般流过我的脑海,一阵阵春风呼呼扑面,我猛然睁开眼,期待那久违的春风化雨。刹那间,天空电闪雷鸣,我那生命深处的春花秋月已成浮影。我的眼里有些哀伤,丝丝苦涩游遍心房,终于不得不承认,时间束缚了我的生命。

  合上破旧的书本,泛黄的页面飞落一个又一个的文字,它们任意排列,似乎准备颠覆我的人生,重新塑造。想到这里,我的心不由的微微颤抖,我在害怕,害怕一切都会成为昨天。

  我是如此的懦弱,甚至是丧失了一个男人应有的尊严。我不需要嘲笑,也不需要那些漫天的掌声,我只想得到片刻的自由。自由,一个新的孤独,也是另一种生命,我不需要乞求,也不需要承诺,只需要追忆,便可领悟新的昨天。

  我不在乎昨天有多久,也不会去刻意重复昨天的欢声笑语,我只想简单的过滤一遍昨天的琐碎。去除了那些令人心灰意冷的故事后,剩下的便只是我自己,没有纸醉金迷,没有灯红酒绿,只有我心中那永不熄灭的万家灯火。这盏灯火点燃了我的生命,它将带我回到那些回不去的昨天。那时,我是一位历经风尘的浪子,在天之涯徘徊不前,只为留恋那些落尘为埃的往事。似乎依然放不下,一个人的生命如果被情爱所浸染,厚重的生活只会径直走向苦果,走向灭亡。

  一直以来,我都不相信,空白是一种无望的期待。只想擦净自己的心灵,去感受悲痛之后的释怀,可我似乎怎么也做不到?也许是自己并不属于过往,而是自己把昨天强加于了生命。不愿再这样的继续,人生的路口,依然风景如旧。我想我应该踏出自己坚定地一步,去迎接即将到来的风吹雨打。或许,我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勇敢,我也曾在七情六欲的诱惑下陷入茫然,庆幸的是,我能坚持自己的心,及时的悬崖勒马,才得以保存那份醇香的海誓山盟。俗世的纷扰,已不能冲破我的心墙,我应大步往前,开创自己新的世界。

  一个人的生活,简单的只有工作和面对电脑。单调的生活,不断的循环,这让我失去了对生活的希望。每天看着太阳东升西落,白云乌了又白,白了又红,偶尔也能见到几几片孤单的云朵。从它们哀怨的眼神中,我似乎看到了深邃天空的尽头,那里只是一片荒芜,正如我的人生一样惨不忍睹。也许,我是太过消极、颓废,心性已定,我就像一个被判了死刑的囚犯,生活如一汪死水,腐臭的味道四处蔓延,身上的光鲜一点点的褪色。到最后,我连自己也不认识。有时,我在思索放弃,放弃生活的意义,每当如此,我的耳畔都会飘来声音:坚持,重新获取自己。

  我该去哪儿获取自己呢?明天已被我太多的期待揉碎,今天已被我太多的忧郁压的昏昏欲睡,只有昨天,那些犹如画在行云上的画面,它们一点点的浮现我的内心。深深凝望中,我在犹豫是否向昨天缴械投降?叮咚一声,平静的心激起一些涟漪,瘦弱的鱼儿破开我的心墙,向那片飘零的花朵跃去。那刻,我拼命的挤出一丝笑意,因为我知道,新生命将是我新的开始。回过头,我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向树林深处。无尽的黑夜冲破黄昏最后一道防线,我成了黑夜的俘虏。一只只飞虫手握荆棘,一次又一次的拷打我的灵魂。我不打算屈服,闭上眼,任由伤口汩汩流血。眼里,黑暗在作祟,我能清晰的看见一条锈迹斑斑的铁链穿过我的身体,我忍受着剧痛,准备低下高贵的头颅。可是,它们改变了注意,我这个跳梁小丑已经不能满足它们对玩物的定义。一群群的飞虫倍显得意,纷纷手握刀剑劈来,一刀一剑,我只感觉钻心的疼痛引得我的灵魂在全身抽搐。即将死去,我依然无法相信这个结局。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这样窝囊的死去,在我描画的世界里,我应该身披铠甲,腰佩宝剑,骑着高头大马,在敌人的愤怒中不幸被冷箭射中要害。

  对,那是死亡,一种高贵的死亡。我要争取,我要挣脱一切束缚。站直身子,狰狞的伤口讥讽我的狼狈。心无挂牵的我,趁着生命最后的那丝气息停止之前,我鼓足一生的力气,冲出了刀光剑影。它们依然在追杀,似乎不愿放过我这个失去了自己、只剩昨天的我。我的心倍感无力,我似乎听到了死亡的呼唤。尽管如此,我也压制着灵魂的苦痛,阻止生命呻吟。我不想低头,也不愿低头。身体的力气逐渐消失殆尽,我转过身,睁开眼,无边的黑夜是那么的静,静的我只能听见自己微弱的呼吸声。此刻,我的身躯再无傲气,手脚瘫软的我垂着头,两眼怒视着远方。

  远方,一个巨大的漩涡在旋转,我的双眼渐渐模糊,只能看见一只黑色的手从漩涡中伸出,我只感觉我的脖子一凉,身体便失去了知觉。当我再次醒来时,一滴露珠映出我的身影,微风吹来,露珠摇摇欲坠,终于,它失足落在我的眼里。我似乎重新记起了昨天,可我却无法真正面对自己。这是昨天,依然是昨天。昨天的世界不容我的生存。昨天,已经像老树一样枯萎,那滴最后的生命之泪是它给我的温暖。无以为报,我只能长成一棵细小的树,不停的汲取落叶的养分,不停的在昼夜间成长自己。

  尽管我身在一片浩瀚的森林里,尽管我的头上是一片茂密的枝叶,我也要沿着树叶间的缝隙向天空延伸。我的终点是天空,我要飞翔,我要让大地为我而动摇。没错,我只是一棵树,没有希望,没有阳光,没有温暖,更没有昨天的记忆。我能想象自己的可怜,可我却不允许自己同情自己。即使蚁虫巨嚼碎了我的枝叶,我也要把生命的意向传播。我要重新生长,成为一种永恒,成为一种不可替代的温暖。虽然我心凄冷,可我也不会自私的收藏,我要把这份温暖留给昨天,留给那些迷失在黑夜里的灵魂。

  河南哪治疗牛皮癣比较好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4978311621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小黑屋|Archiver|EVE China Tools ( 浙ICP备10043928号  

GMT+8, 2017-10-22 16:18 , Processed in 0.101566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Design Singcere!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